密云隔离病房里发生了什么?

1月26日(大年初二),随着第一个需要排查的病人到密云区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就诊,区医院前期紧急抽调的医护人员正式入驻发热隔离病房,包括原感染性疾病科医护人员在内的13名医护人员战斗在感染楼二层隔离病区,其中还有8名护理人员。在这场战斗中,白衣天使们做了些什么?隔离病房里又发生了什么呢?

夜,原来可以这么长……

穆爽,儿科骨干护士,唯一一名90后成员。

身为入党积极分子的穆爽,生活中积极乐观,爱唱爱跳,活泼开朗,是这个团队的开心果,也是第一个进入隔离区工作的护士。别看她年龄小,干起活来可真是个拼命的姑娘。初二晚上,收治了8名需要排查的患者,这当中有2名儿童,身为儿科护士,面对孩子的哭闹与不配合,她没有一丝不耐烦,一直与他们交流和沟通,并且顺利地采到了标本。

第一天夜里她连续工作了14个小时,不能吃,不能喝,不能去厕所。她说,第一次感觉到,夜,原来是这么长……有位患者订饭的同时,也给她订了一份可乐汉堡,虽然不能亲口品尝,但她心里暖暖的,觉得受这一切累都值得!

妈妈不在身边也不哭吗?

刘新,普外科护理骨干。

大年初二晚上还没来得及吃晚饭,被一个紧急电话抽调到感染科,全副组装后进驻隔离病房。

有一次需要为一名5岁的小男孩采血,虽然有妈妈的陪伴,但小男孩看到刘新穿着厚厚的隔离服哭闹不止。在这种情况下,想用带着三层手套的手给乱踢乱动的孩子采血是非常困难的,于是刘新和他讲起了自己的儿子,告诉他“小哥哥特别勇敢,打针从来不哭”。小男孩一脸认真的问她:“妈妈不在身边,哥哥也不哭吗?”刘新含着泪水告诉他:“当然不哭了,男孩子都应该很勇敢啊”。其实那天,刘新已经12天没有见到儿子了,爱人发微信告诉他“儿子梦里都在喊妈妈……”

最深刻的一次党课

李光辉,普外一病区骨干护士,工作22年,11年党龄的老党员,曾在内科,外科,监护室工作。

作为护理人员中的老大姐,李光辉总是用自己的经验在工作中指导、鼓励这些小同事们,在生活中给予她们安慰。每次有人要去接班了,她总是千叮咛万嘱咐:“穿防护服时搭档一定要帮助检查,不要有暴露的地方。搭档的检查是第一道防护!”

李光辉说:“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病毒,对我来说是最深刻的一次党课!走的时候我嘱托爱人照顾好家里,叫他和领导说说,别去社区值班了。他回答你们医院的是一线,但是我们去社区守好门口也很重要。再说了我是党员,怎么能这个时候拖后腿呢,家里你放心。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为了能照顾家里,他每天都去社区值零点到凌晨4点的班。同是党员的爱人如此,我又怎么能不做好疫情防控工作,护理好患者,照顾好身边的同事呢!”

一个温馨的小家

杨哲,感染性疾病科工作的原班人马,疫情发生后由原来的一层发热门诊调到了二层的隔离区。

刚进入隔离区的时候,要排查的人相对较多,有的同事防护服尺码不合适,部分地方会遮盖不严,作为感染科的老同志,杨哲总会想办法帮助解决,确保每个人都做到防护到位,并提示大家上班前尽量少喝水,以免上厕所,或者直接穿纸尿裤。

不管是污染区病房终末消毒,还是半污染区、清洁区消毒,大家都严格按照消毒标准执行,确保消毒彻底。

因为过度劳累,杨哲出现了头疼加胃疼的情况,虽然吃了药,可是症状并没有立即缓解。因为班次排得紧凑,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等完全康复再上班。大家都担心她,想让她先休息,但是她知道,自己不上,别人就要承担她的班次,影响别人休息进而影响工作。为了不影响整体班次,最终她还是自己坚持了下来。杨哲说:“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,一个整体,我不能掉队,要和大家一起完成任务。与其说我们是一个团队,不如说我们是一个温馨的小家。”

最“美”的背影

仲超然,心内科骨干护士,一个性格豪爽的内蒙古女孩儿,初二被调到感染科隔离病房工作。

接到任务当天,仲超然的爱人把她送到医院,当她从心内科换好衣服出来,发现他一直没走,而是把送她到感染科门口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在科室等待分配任务时翻看朋友圈,仲超然发现爱人为她拍了一张大步流星走向感染科的背影。照片虽然有些模糊,但心内科的同事纷纷转发她的照片,写着“最美的你!加油!等你回来!”

“隔离病房的工作和普通病房是不同的。特别是终末消毒。我们需要穿着防护服,带着N95口罩和护目镜操作。说实话,这身装备不做什么活动都感觉闷热、憋气,更别说做这么剧烈的活动了。4个病室终末处理完毕,我气喘如牛,全身都湿透了,护目镜里全都是水,腌的眼睛生疼。但是我一定要做的仔细,仔细,更仔细,我们要对每一个病人的安全负责。”

错过的2次生日祝福

钱宇聪,感染性疾病科工作4年,第一批入驻隔离病区护理组的小组长

被任命为小组长,意味着承担更多,钱宇聪说,虽然院里做过多次培训,也制定了各种规章流程,但有些地方还是需要在实践当中完善。

“疫情刚开始的时候,很多百姓都比较恐慌,包括我们第一批入驻的工作人员,也会有些小紧张,其实现在想想只要我们做好个人防护,保护了自己,也保护了他人,真的没有必要恐慌。”

钱宇聪觉得最愧对的是家人。婆婆正月初四生日,结婚至今15年,每年从未落下给婆婆过生日,可是今年,直到初五凌晨下了夜班,收到婆婆嘱咐她注意安全,注意防护的信息才发现自己真的忘了。正月十五是小儿子的四岁生日,儿子通过语音用稚嫩的声音说:“妈妈,多喝水,补充营养”,钱宇聪愧疚地说:“宝贝,今天生日妈妈不能陪你了,等疫情过去,妈妈再带你出去玩。”

时至今日,她们仍继续战斗在抗“疫”一线,让我们记住这些天使的名字:李光辉、刘新、仲超然、穆爽、季阿芳、杨哲、苗淑艳、钱宇聪。

测体温、分发药品、采血等常规治疗护理及打水、送饭、递纸巾这些看似简单的生活护理,就会使每名隔离病区内的护理人员浑身湿透,单是下班后的个人清洁消毒过程就需要近1个小时的时间(洗手10次,全身清洁2到3次,最多一个班次下来洗手近100次),但她们给病人心理上的护理更是意义非凡,从最初的恐惧不信任,到最后安心的走出隔离病房,每名患者虽然没有更多的语言表示感谢,但都向她们伸出了大拇指。

以上信息由密云信息港收集整理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信息来源:宜居密云 密云区卫健委